当前位置:4166金沙总站 > 农业信息 > 鱼塘严重缺水导致鱼类缺氧症造成多量病逝 哪个人来付账?

鱼塘严重缺水导致鱼类缺氧症造成多量病逝 哪个人来付账?

文章作者:农业信息 上传时间:2020-04-25

“你们快来看一下,我家鱼塘里头的5万斤鱼儿快死光了。”日前,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大化镇红塔村养鱼户秦开明打进热线38166844称,自家鱼塘因为严重缺水导致鱼儿缺氧,造成大量死亡。随即,记者赶到事发现场了解情况。 现场:死鱼成堆 腥气扑鼻 “你看嘛,就是一夜之间这30亩鱼塘的5万斤鱼死掉4万多斤。”记者赶到秦开明所在的鱼塘时,几十位当地村民正帮忙捞沉在塘底的死鱼,已经打捞起来的死鱼成堆地放在田埂上,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腥臭气息。记者看到,在已经打捞上岸的死鱼中,以武昌鱼为主,花鲢、草鱼、鲤鱼等品种也夹杂在其中。 “鱼塘里水太少了,鱼儿缺氧,这十几天来都在断断续续地死鱼,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短短几小时鱼儿集中死亡。鱼死了又不能不管,还得捞起来,不然腐烂了会影响水质,剩下的鱼都会全部死掉。”当发现塘中的鱼所剩无几时,秦开明当场晕倒,但为了拯救幸存的几千斤鱼,清醒后的秦开明立即开始捞死鱼。 气愤:“唯独我的鱼塘滴水未进” “我这口鱼塘离黑龙滩东干渠松林支渠也就几百米,可是从去年五月份到现在硬是没有来过水,但是水费我们一分不差全额上交了的,太气人了。”说起死鱼的原因,与秦开明合伙的养殖户徐剑有些气愤。 徐剑告诉记者,由于自家鱼塘位于该渠道的尾部,加之每次水量过少、水闸年久失修等原因,从去年五月份以来,鱼塘便再没灌满水过。“最近一次送水是在三月份,离水渠近的鱼塘都装满了水,唯独我的鱼塘滴水未进。”家住该鱼塘附近的张文辉证实了徐剑的说法:“到他鱼塘的水要从我家旁边的水渠中过,这个水渠从去年五月份开始就没流过水。” 近半个月来,看着鱼塘的水在烈日下越来越少,原本需要1.6米水深的鱼塘最低水深仅30厘米,水面上不断出现的死鱼预示着问题的严重性。由于当地没有河流等其他水源,秦开明、徐剑和阙良华找到黑龙滩管理处文宫管理站,希望能够缓解危机。5月8日,心急如焚的徐剑含泪向该站工作人员请求放水,但遭到拒绝。当夜,缺氧已久的鱼群集体死亡。 “黑龙滩的水是经过统一调配的,哪里先放哪里后放,放多少等问题都是有规定的,坚持了近40年了,哪能说改就改。另外,松林支渠的灌面为2万亩,上面配置的水量为每亩250立方米,这250立方米的水量是为水田配置的,但是随着红塔村渔业的发展,很多水田改成了鱼塘,每亩鱼塘需要700立方米的水量,而养殖户和当地政府并未给我们打个报告说明情况,因此上面还是按250立方米每亩的水量供水,缺口就很大。每年我这个站都会超量放水,每年都要受到批评,我也没办法。”黑龙滩管理处文宫管理站站长赵世伟告诉记者,按照先远后近的原则,目前松林支渠的水是往珠嘉乡输送,为大化镇供水还需要等一星期时间。赵世伟称,调水是一个严密的系统工程,如果打开水闸为大化镇先放水便会造成下游水渠供水不足,还会使水量等数据紊乱,影响整个水渠的供水,因此“虽然自己很为难,但不能开先例”。 尴尬:损失惨重却索赔无门 秦开明告诉记者,鱼塘里总共有5万斤鲜鱼,但现在武昌鱼全部死亡、草鱼、鲤鱼等稍微耐旱的品种也所剩无几,按照市场价格,损失在30万元左右。遭受如此重创,对于秦开明这样的庄稼汉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。从2010年上半年靠借、贷款30余万元搞渔业,自今未见效益却先遭变故。 对于这样的遭遇,徐剑认为,“是黑龙滩管理处文宫管理站见死不救,该他们赔偿损失。” 而黑龙滩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黑龙滩每年的用水计划是经过省、市、县层层审批之后产生的,决不可擅自变更。“黑龙滩总的水量只有那么多,农忙季节谁都想用水,我们是按照先远后近、分片轮灌的原则来确保绝大部分群众的生活生产用水。如果按照徐剑的说法先给他的鱼塘放两个小时水,那么渠水到达珠嘉乡的时间就得推后两天,造成整个松林支渠的用水混乱,后果又由谁来承担?”该负责人认为,此事件并非个例,随着乡镇不断推行休稻养鱼模式,水量缺口将会越来越大,用水、供水矛盾也将日趋激烈。“乡镇在推行休稻养鱼做法的同时应该首先想想水源够不够,而且每年新增多少鱼塘应该给我们上报,你不上报我们还以为全是农田,放来的水肯定不够用,出了问题还是养殖户最受伤。” “文宫管理站和大化镇镇政府都应该负责任!”徐剑认为,当初大化镇镇政府将他们作为招商对象时承诺过保障水源的事宜,在合同上也确有“每年放水时由李文辉协助放水”的字样以及大化镇镇政府印章,但李文辉及大化镇相关部门并没有履行好该职责,才造成如今鱼大量死亡的现实,因此政府需要为其损失买单。 对于徐剑的说法,李文辉则连喊冤枉,“前几天鱼塘缺水的时候我天天跟着他们去水站请求放水,还亲自把送水的沟渠淘了一遍,人家水站不放水我有什么办法呢?而且这30亩的鱼塘喂了5万斤鱼,密度过大也是死鱼的原因。” 大化镇相关负责人则认为,“种养殖业存在风险,政府在引进一个企业时并不能确保其能够盈利,死鱼的事一定程度上讲属于经营风险。”至于政府没有发挥好协调供水的职能,该负责人称黑龙滩水属于黑龙滩管理处统一调度,什么时候放水到大化镇是管理处的事。“我们的职责就是水送到大化镇了,我们确保每位农民或者养殖户的用水”。 “黑龙滩水不是用来方便群众的么,为啥眼睁睁地看着我几十万的鱼一夜泡汤?政府的职能不是为群众服务么,为什么出事之前无人问津,出了事情还是没有人来管?”面对各方的说法,秦开明等人觉得很委屈,也很无奈。 截至记者发稿时,秦开明打来电话告知记者,鱼塘里历经近一年后终于来水了,但是鱼死不能复生,迟来的水对于几十万元的损失于事无补。 究竟该谁来为这批死鱼买单?将持续关注事态发展。

本文由4166金沙总站发布于农业信息,转载请注明出处:鱼塘严重缺水导致鱼类缺氧症造成多量病逝 哪个人来付账?

关键词: